咯咯咯,又是那该死的鸡鸣声,它代表着压抑的一天又降临了,我使劲的揉搓眼睛,想让待会儿的工作充满激情,同样的动作,在这嘈杂的都市,我并不是唯一。

"阿瀚"是卢老板的使唤,我明白自己又将被奴役了,只能逼迫自己起床,边走边换好衣服,从二楼要死了般的走了下来,本来已经很憔悴了,却看到卢老板叼了一根香烟,他的精神还没有丝毫萎靡的样子,手还指着一辆面包车。示意着我去卸货,他却欠虐般的吐着云雾,向苍天打了个白眼后,我利索的干起活来,一会儿后便有一段熟悉的音乐响起,"快使用双节棍,狠狠哈嘿……",居然还在听周杰伦的歌,这个老大叔肯定又在打网络游戏,在我的脑中已经不止闪过一次把他揍一顿的想法了。不过却是拿他没办法,谁叫我这么倒楣,沦落到了他手里做工呢……
片刻之后,车上只剩下最后一箱牛奶了,看起来怪怪的样子。不过我很轻松似的就把它提起来了,里面发出了"哐当"的声音,居然是玻璃瓶子。"阿瀚,小心点儿。"是卢老板的安慰声。
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吧?他居然也关心我了,不过好像是我想多了……"你手中的是英国ppl公司的羊奶,价值6000美元一升,摔坏了你可能就得做我的奴隶了"什么?怪不得他竟然这么假心假意。在我们这里订国外高档牛奶的阔家子弟也不少,但也无法和这个英国公司出产的羊奶所媲美,卢老板和英国的单子也不多,也难怪我这么没见过世面,六千美金其实对于那些大土豪来说也算不得什么,这时候卢老板已经把那箱羊奶锁进了保险箱。看来订购的人背景不浅。"老板我觉得那箱羊奶放冰箱还是好点……"
"不必了"门外传来一名成年男子的声音。"这不是易老板么?最近生意真不错啊?"卢老板上前握手去了,"哪里哪里!都知道你卢老板店小生意大"两人便交流起来,也确实"老铁炉"表面上是卖几块钱的牛奶,其实主要生意还是给富家子弟转奶的一把手。

最后修改日期:2014年11月28日

作者

留言

撰写回覆或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